陈伟星向左GSE向右

今天我们要介绍的是共享经济公链GSE。对于这个概念,圈内人应该并不陌生。年中,陈伟星说得震天响,号称要做“要颠覆滴滴“的VVShare,但现在已经毫无声响,只剩下一张对外公布的社区版白皮书。而GSE在沉默中做了VVShare曾经想做的事情。区块链+共享经济虽然是陈伟星、美团杨俊大力提倡的概念,但他们的项目并没有发芽,反而是GSE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远望资本的田鸿飞曾经说过:“区块链的去中心化,要去的其实就是互联网巨头这些大中心?!倍竦蔚?、Uber、Airbnb等巨头,正是从“共享经济”的热潮中生长起来的。如果我们相信这一点,就不能不对在共享经济里努力尝试的区块链项目保持关注,例如目前正在努力实践,走在行业前列的GSE。

作者:碳14

编辑:秦晋

当今共享经济的弊病与区块链革命

谈及共享经济,人们首先想到的可能是ofo、摩拜和滴滴。然而,在我们目前能够想象到的共享经济案例中,几乎都离不开互联网巨头这个中心。随着用户规模越来越大,平台所连接的资源和使用者越来越多,中心化平台本身反而成为了最大的受益者。例如,滴滴没有出租车,也没有乘客,但要撮合出租车和乘客的交易,却非得通过滴滴不可;滴滴也借由垄断交易路径,向出租车司机和快车司机收取了高昂的抽成(在北京,这种抽成能达到车费的25%。)

共享经济精神的核心,在于将闲置的资源分享到网络,让缺乏资源的用户以某种价格进行使用,这样一来既盘活了资源,又使得用户能够以低廉的价格方便地取得某种服务。然而,随着中心化平台日益垄断了共享的通道,用户和资源提供者能够享受到的福利逐渐被平台瓜分。更糟糕的是,平台还独自占有了全体用户及资源提供者产生的数据,只要他们愿意,他们可以预测用户行为和价格偏好,利用大数据定点杀熟。因此,这样的共享仍然是不完备的,它养活了一群中心化巨头,却走向了共享精神的反面,变成了剥削和垄断定价的工具。

区块链技术的出现,正在对旧式的共享经济带来冲击。

区块链能够以去中心化的方式促进价值安全地交换,消除交易双方对中介机构的需求。它可以使用户在不受中央平台的控制下,安全和分散地在点对点网络中运行应用程序(智能合约)。从根本上说,基于区块链的应用程序能够管理、分配和协调资源与活动,以及促进所有参与者间的交互,且无需中央仲裁。

这些特征符合共享经济最开始的愿景——一个透过分配奖励来促进平台使用的去中心化结构。透过消除中介平台,区块链产生的外部效应价值将重新分配给那些创造价值的人。

共享经济正在迈向下一个发展阶段。第一代共享经济为供应商和消费者带来了许多新行为模式与利益——降低了经营成本,更容易触及各种资产、服务、以及未开发市场的机会。而第二代共享经济,则更注重社群,向所有给系统做出贡献的参与方提供相应奖励。交易不再需要通过某个中心进行连接,它是分布式的;共享商品和服务的范围也将不再只拘泥于某个具体的物品(例如单车)之内,它将连接可以共享的一切。

GSE:发起第二代共享经济革命

GSENetwork正是第二代共享经济潮流的旗手。GSE的创始团队多来自于共享经济和区块链行业,对原有共享经济的弊病了如指掌,对未来共享经济所将呈现的形态也抱着热切的希冀。

创始团队认为,未来的共享经济会由许多个共享经济Dapp,而非中心化平台完成。GSE的目标也是成为区块链共享经济业务的关键推动者,并提供强大的分布式服务基础设施,以便于让基于GSE网络构建应用的共享经济合作伙伴可以专注于其核心业务。

11月26日,GSENetwork测试网预览版“Atlas” 正式上线,较之前的计划提前了三个月?!癆tlas”的核心技术、数据和资源全部开源,开发者可在Github上获取测试网代码信息:https://github.com/gselab/gsenetwork(在希腊神话中,Atlas指大力神,后来演化成了身背地球的巨人形象,寓意身负重任的人。)

编译代码命令

安装cmake代码

根据GSE白皮书,GSE网络分为三个部分:底层的GSENetwork、中间层的去中心化服务,以及上层的去中心化应用。目前Atlas已经实现的是底层测试网。

由于在高峰时段,共享经济中网约车、共享单车等应用的交易频率会显著上升,提升区块链的交易处理效率便成为了GSE重点研究的问题。因此,GSE选择采用了PBFT+DPOS共识机制。新的交易在产块超级节点打包出块之后,会同步广播给所有超级节点;届时,其他超级节点进行区块验证;每个超级节点验证完成后,会将验证完成的消息同步广播给其他所有节点。当完成验证的超级节点总数达到全部超级节点总数的三分之二时,区块验证完成,整个交易确认过程将是两个出块周期。如此一来,区块被确认时间大大降低,可实现交易秒级确认。

作为垂直于共享经济行业的公链,仅仅达到交易秒级确认是不够的,GSE必须要面对高并发、高用户量的问题。为此,GSE从各个方面进行了系统优化,首先是系统的架构设计,在架构层面减少了很多不必要的处理;其次采用多线程处理机制,降低非关联交易对TPS的影响;在数据库方面,GSE团队也进行了优化,减少了查询修改时间,并加入了缓存数据库的使用。

此外,在测试网预览版“Atlas”中,GSE还开发了一个独有的DService平台,该平台由运行于区块链节点上的诸多基础智能合约组成,并提供多样化的智能合约模板予进阶应用程序。DService智能合约??榘ǘ辔没庞闷兰赌??、公开定价???、反欺诈??楹投┑ヅ汕材??,每个开发商可根据业务需求自由选择???,设计自己所需要的解决方案。

显然,GSE创始团队将其在第一代共享经济中的专业经验带到了第二代设计中。在目前的共享经济应用中,用户信用、公开定价、反欺诈和订单派遣都是应用所必须考虑的核心要素。以用户信用评级为例,在滴滴、Uber等网约车平台上,主要通过发掘司机和乘客的违约行为—取消订单次数、擅自绕远路等行为 ,来评价司机及乘客的信用状况。在Airbnb等共享租赁系统中,主要透过发掘交易双方的评价信息来评价 交易双方的信用状况。在共享经济的IoT系统中,主要透过发掘使用者对设备的评价—诸如设备是否损坏等,来评价设备的状况。而在公开定价、反欺诈和订单派遣上,各家又有各家的算法??梢运?,GSE的模板设计为共享经济Dapp构想者提供了很多的便利。

在未来的演化中,GSE区块链还将采用侧链(Sidechain)技术。届时在原有区块链的周边,将衍生出多条可与之交互的附属区块链,称之为“侧链”。每条侧链均拥有不同的技术特性,并承载不同类型的应用。来自某个应用的交易,将会被投送到特定的侧链。各条侧链并行地处理交易,从而提升交易速度。

已经实现外界交互

和GSE有着同样理想的共享经济区块链项目不少(例如VVshare等),但已经规?;涞?、实现外界交互的项目却是凤毛麟角。

GSE在应用落地和实现外界交互方面一直领先于行业。在数据上链方面,目前GSE测试网已经可以支持新加坡ofo骑车挖矿以及骑车数据交易化。(GSE Block Explorer 1.0已经上线,可以访问https://gsescan.io/观看。)

通过GSE Block Explorer可看到多维度的数据:GSE出块高度,超级节点数量以及投票分布,TPS,产块奖励等。未来浏览器中还会加入虚拟机(GVM)运行情况。

在获得用户许可之后,骑行数据,如里程、骑行时间、费用等打包可形成交易,打包进入区块之中,记载在链上。这些数据既可以用在构建信用档案之中,又可以为后期共享单车调配提供依据。

为了实现链上链下的数据协同,GSE还将引入预言机(Oracle)机制。预言机是一个特殊功能,用于智能合约和外界的交互。一方面透过IoT、GPS等工具采集外部数据;另一方面,将采集到的数据封装为交易,交由特定智能合约处理。作为区块链的附属系统,预言机拓宽了数据来源的通道,成为外部世界和区块链的沟通桥梁。如下图所示,在共享单车场景中,未来用户、设备和网络将产生这样的交互。

AG游戏平台 www.lnyakai.cn

在这里不得不提GSE的物联网设备和挖矿机制。根据GSE白皮书,物联网设备将是GSENetwork中一个决定性因素;它们像预言机一样,将现实中的交互信息,记录在数位世界中,如果单一物连网设备具备必要的运算能力,存储空间和传输频宽,那它就相当于链上的一个节点。

若物联网设备达不到节点的最低要求时,将会使用“影子节点”。一个影子节点可以对应单一或者多个物联网设备。而这些物联网设备可以扮演数据收集的功能,或作为影子节点的预言机。根据需求,影子节点可以是一台电脑或是一台伺服器。每个影子节点需具备于区块链上运作的全部或核心能力,特别是“挖矿”。

物联网采集的数据有可能出现弊端或被滥用,是以,GSENetwork会要求每个影子节点提供与其控制的物连网设备数量等比的权益作为抵押。

GSENetwork区块链会为权益争议提供解决机制。若物联网设备采集数据并上传至影子节点过程中,出现了弊端或诚信问题,网络中的成员可以项该节点提出争诉。若经过投票或其他途径,证实是弊端,作为抵押的权益将被没收。

重构激励:将生态系统创造的外部效应价值重新分配给贡献者

在文章的最开头,我们指出了当前共享经济的弊端。但如果我们仔细思考这些弊端的由来,则可将至归结于整个生态系统创造的外部效应被中心化平台攫取,而非奖励给生态系统贡献者,例如会员外部效应、使用率外部效应和信息外部效应。

首先是会员效应?;嵩笔康脑黾咏教ù炊钔獾淖试?,因为会员越多,越能促进提供者和使用者之间的配对。消费者会倾向选择最多可用资源的乘车或民宿共享平台。广告商也会青睐拥有最多用户的平台?;嵩笔吭黾釉斐傻耐獠啃вΤ手甘黾?。然而,并非平台上的所有参与方都能享有此类好处,这些好处基本都归了中心化平台。

其次,较高的利用率意味着资源流转率提高。用户能够更容易地找到自行车,共乘车与房源;司机也会更容易接到乘客,短租房的房东亦是如此。明显地,交易频率的增加以及平台利用率的提高,都将增加平台的使用率外部效应。

第三种通过激励模型产生的外部效应是信息外部效应。除收入本身外,用户和交易产生的数据对于平台透过数据探勘用以洞悉业务具有重大价值。在机器学习等高级数据探勘技术的加持下,数据已经成为各类型组织的核心资产。藉由掌握数据,组织可以透过各种方式做出更好的决策。此外,平台可以利用这些洞察力来培养和发展新的业务线。然而,这种正外部效应的收益仍然无法与其他参与者,特别是数据提供者共享。

而借由GSE代币和通证,GSENetwork尝试将整个生态系统所创造的外部效应价值重新分配,返还给所有生态系统贡献者,以此来激励用户的参与,进而促进GSENetwork的增长。

透过下列因素,激励模型的落实可确保GSENetwork的有效性和扩展性,将生态系统创造的外部效应价值重新分配给其贡献者:

1、GSENetwork会在参与者“交易和分享”时,而非“拥有”资产时给予其奖励;

2、回馈参与者将提高参与率,激励全球共享经济中的交易。这将带来呈指数增长的网络效应,从而增加GSENetwork的价值。

目前,GSE的合作伙伴正从共享单车扩展至其他共享经济企业。凭借革命性的激励模型和踏实的落地推进,GSENetwork或许会成为世界上最具吸引力的去中心化共享经济体系。我们也期待一个去中心化的共享经济时代的到来。

END

本文来源: 碳链价值 文章作者: 专注报道区块链的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AG游戏平台 > 区块链 > 陈伟星向左GSE向右